狐言

深海 meet again(1)

呀,这是过了多少天了?你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每天都过得战战兢兢,哦,对了,过几天日本人就要被我们打跑了,你看不看的到?陈深这样想着,手里的动作却一点也没有减慢速度,他点起一根烟,吐出来的烟圈,让他看起来有些朦胧

唐山海在两年前就离开了,生死未卜,刚开始的那两个月,陈深好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不吃也不喝,连觉也不睡,陈深和唐山海的关系也是众人皆知,毕忠良也从未阻止过,两个人便走在了一起,就在两年前,唐山海和陈深不知道被谁盯上了,在一次任务中,意外发生了……

“山海,保护好自己……”“好……”唐山海无奈的笑了笑,陈深带着唐山海潜进目标住的房子,翻进卧室,在检查完屋内有没有人和窃听器后,陈深和唐山海走进书房,戴上手套,陈深在书桌上看着那一叠报纸,唐山海则去翻看书架,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虽然周围都有人守着,但不能保证这里会不会潜在有别的威胁,这时后的空气十分安静……

陈深抬起头说:“我们会不会太顺利了”,唐山海皱皱眉:“嗯,他不应该怎么没有防范”,突然“嘀—嘀—嘀”传出来,唐山海的眼睛瞪大,说道:“跑!”陈深和唐山海跑出门,炸弹爆炸了,唐山海把陈深护在底下,自己受了重伤,倒下来的门把陈深和唐山海两个人隔开,把唐山海压在里面,火势还在增大,陈深已经陷入昏迷,唐山海把陈深用力一推,推出门外,自己却被压在门下,唐山海看见不远处有一块木板,伸手去拿,手刚碰到木板,火就快烧到门口了,唐山海不得不加快速度得爬过去,一个转身,够到了……

毕忠良赶到的时候,只看到陈深一个人,扁头马上叫人去搬开压住陈深腿的石块,可惜陈深已经陷入昏迷,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扁头把陈深救出来后,毕忠良马上让扁头送陈深去医院,突然想到:陈深是和唐山海一起出任务的,陈深救出来了,那唐山海呢?唐山海是陈深最重要的人,不能让他出事,不然陈深肯定会陪他一起死……等回过神来,毕忠良大喊:“剩下的人
跟我进去……”喊完,毕忠良他们消失在里面……

“头儿?头儿?处座,头儿醒了!”,“嘘……小声点”,“哦哦哦……”,“陈深……你觉得怎么样?”陈深缓缓的睁开眼,眼睛眯成一条缝,“阳光……”扁头回头一看,太阳光照到陈深的眼睛了,陈深的声音十分沙哑,这是太就没说话的原因……“陈深……你要不要喝点水?”,陈深点点头,毕忠良把水递过去,这是陈深开口了“山海呢?”“山海……哦……他在隔壁房,现在在休息呢,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毕忠良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陈深看着毕忠良的背影,心里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毕忠良出了医院,点起烟,皱起眉:陈深啊……我能怎么办啊……难不成真的要这样吗……这是扁头过来了,看着毕忠良说“处座……现在唐山海出事了,怎么办啊?头儿会不会想不开啊?”面对扁头的问题,毕忠良只是摇摇头,吐出一口烟后说“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然后转身就走……扁头只能默默地跟在后面……

深海 唐山和陈深海?

今天是个很好的日子,有两个人喝醉了

一个是被人灌醉了的陈深,一个是生日喝多了的李小男

唐山海拖着陈深,在漆黑的路上走,陈深有气无力的靠在唐山海的肩膀,不知嚷嚷着什么,唐山海看着陈深,苦涩的笑了笑,心里想,自己为什么要带陈深参加酒会,自己不摆明是作死的节奏啊,陈深软的像一摊水……[ヘ( ̄  ̄;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一滩水,因为猫会融成一滩水]

李小男刚从生日宴会中[逃出(灌酒)],看到两个背影,好像是陈深和唐山海,李小男大喊一声“唐山……”唐山海刚想回头,就听见下一句“陈深海!”唐山海没有回头,心里想【自己不叫唐山,陈深也不叫陈深海,这人的名字真奇怪( ̄o ̄) . z Z】打了个哈欠,哈~得早点回去睡觉

李小男见两人没理自己,想跑过去叫他们,可天意弄人,她摔倒了,苏三省路过看见,扶起了李小男,听见李小男迷迷糊糊的说着什么唐山和陈深海,看了看远处的人影,记下了……

几天后,李默群的宴会上

唐山海,“你好,鄙人,唐……”

苏三省,“我知道,唐山是吧?那么这位就是陈深海了?”

唐山海一脸懵逼(喵喵喵???)

陈深也是一脸懵逼(汪汪汪???)

众人一脸懵逼(黑人问号脸???)

苏三省表示,我说错了什么???

秦方 小段子

方木最近过得不太好,他得了肠胃炎,秦明负责他的饮食

方木趴在桌子上睡觉,秦明在旁边,看着他的书,李大宝一边吃着煎饼,林涛一走进门,看见秦明……手里的书,噗呲,笑了[哈哈哈,老秦,你这看的什么书啊,哈哈哈,家庭煮夫,哈哈哈]秦明顿时飞了个眼刀过去,林涛笑不出来了,便和大宝打趣道[宝哥,老秦他…这是要给哪个小妖精做饭呢?]眼光扫过秦明脖子上的止血贴,声音不大,但是秦明刚好听到,翻了个白眼,便继续看书

李大宝没搭理林涛,李大宝往方木那边看了两眼,林涛没看懂,摇了摇头,秦明扶额,看了看手表,嗯,该吃饭了,放下书,走到方木旁边,捏了捏方木的脸说[小妖精,起床吃饭了],方木揉了揉眼睛,没听清秦明说什么,回了句[嗯]

秦明拉着方木的手,在林涛一脸震惊的表情中走出法医科(李大宝表示,林涛不在的这几天,她吃的狗粮比走过套路还多)

秦方 深渊

方木你可知道  当你凝望深渊时  深渊也会回望你

方木,相信我  

耳边回想起秦明的每一句话

当方木倒在血泊中  他明白了自己是怎么走出阴影的

在几天前,方木收到一条短信
上面写着: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因为,我不属于这个世界,秦明,你知道秦明吗?噢,你肯定知道,秦明从小就陷入了父亲死亡的阴影里,他比你更早坠入深渊,现在的他,一直把自己控制在深渊的中央,因为他怕自己迷失方向,找不到你,你站在深渊的上方,凝视着深渊的深处,站在深渊中央的他,正在回望你,如今,你坠入深渊,他把你扶起来,抱着你,感受着这黑暗中的一丝丝光明,你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他一遍一遍的回答你,我在,方木,我在……我要说的话说完了,你好好想想吧……

是秦明……

自己唯一的依赖者——秦明

是秦明……

秦明……

明……

我来找你了,秦明

方木,我在






________________我是分界线(「・ω・)「嘿_____________

不明白的看这里

发信息的是黑木(方木的第二人格)

秦明在三年前为救方木在一场爆破中牺牲

倒在血泊是方木被嫌疑人H(案子的策划者)枪击

深海 喂,你的“皮”掉了? 端午节番外

陈深是一只麻雀精

唐山海是粽子精

有一天,麻雀精走在街上,看见了格瓦斯,麻雀精飞快的跑过去,人太多了,根本挤不进去,挤着挤着,突然,一片绿色,手上多了什么,麻雀精低头一看,是粽子叶,抬头一看,看到远处一个光溜溜的粽子,哇!这光滑的皮肤,英俊的眉毛,这嫩出水的肌肤,我喜欢,然后,大喊,喂!你的“皮”掉了!听他一喊,粽子精连忙跑过来,拿过麻雀精手上的“皮”就脸红着跑开了

陈深想起以前的相遇,不禁感叹道,以前的唐山海真是可爱啊,一逗他就脸红,现在,陈深陷入了回忆,就在刚刚,陈深喂唐山海吃粽子,唐山海看书看的入神,陈深说,啊,张口,唐山海扭过头一条舌头伸进嘴里,下一秒,陈深看着唐山海黑到极致的脸,呆愣在原地,唐山海拿出手枪就往陈深那开枪,那是老子从法国带回来的书啊!陈深!你完蛋了!陈深一边往外跑一边喊,谋杀亲夫啊!唐山海谋杀亲夫啊!

刚准备给陈深送被子的扁头摸了摸头上的汗,感慨了一下人生,还好刚刚没有上去,不过,这是头儿第几次让唐队长生气了?

毕忠良带着76号的人,闯进陈深家里,说,你们这是第几次了,还让不让人休息了,端午节不好好过balabalabala……好了,就这样,我回去了,我不希望有下次

到了晚上
陈深,你放手,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啊

陈深,啊,嗯~

这是端午节的惩罚

深海 重逢

原剧情有改动

陈深眼睁睁的看着唐山海把自己推出去,然后腹部中枪,被行动处的人带走……

陈深不敢看着唐山海的眼睛,因为他害怕一看唐山海自己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如果自己暴露了,唐山海也会受到牵连,陈深扶着车,不停地喘气,然后倒在地上……陈深看着周围的事物越来越模糊,还听到了扁头的声音,头儿?头儿?你别吓我啊!头儿?
还有毕忠良的声音,陈深!陈深!快!去医院!随后,一片漆黑

陈深躺在病床上,试着动动手指头,努力的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照耀着,陈深下意识闭上了眼睛,惊动了旁边的李小男,李小男一看到陈深醒来,急忙问,陈深,你怎么样?没事吧?陈深捂住李小男的嘴,嘘,李小男挣扎,小声道,你干嘛?

陈深眼神黯了黯,又被掩盖过去,露出玩世不恭的表情,问,唐山海怎么样了?李小男抱着陈深的手,说,还能怎样,被处座带走了呗,不过,唐先生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是“熟地黄”呢?陈深,你说是不是啊?陈深没有回答李小男,掀开被子,走下床,大喊,扁头!我要出院!扁头本来站在外面,被陈深一叫,吓了一跳,啊?是!头儿!等扁头办完出院手续,陈深已经穿好衣服了

陈深直径走出去,走到扁头的车,拉开车门,向行动处开去,陈深回到76号,快步走进毕忠良的办公室,毕忠良刚想发火,看到是陈深,疑惑的问,你不是还在医院吗?怎么回行动处来了?陈深打断毕忠良的话,一边锁门,一边说,我要就唐山海,陈深的语气非常坚决,毕忠良一听,抓住陈深的衣领,大声吼道,陈深!你是不是疯了?!唐山海是什么?!你要去救他,啊?陈深一把挣开,说,就凭我喜欢他!我爱他!我愿意为了他付出生命!我不管,反正我现在就要去找他!

毕忠良听完陈深说的话,想起之前陈深的家被炸,唐山海看见陈深受伤后惊慌失措的表情,又想到今天抓捕唐山海时,把陈深推开,帮陈深挡枪的时候,毕忠良意识到陈深没有说谎,看着自己的兄弟,拉住陈深,发现陈深哭了,自己的兄弟,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哭过,今天为了唐山海,他哭了

毕忠良说,陈深,值得吗?陈深抹了一把眼泪,说,值得,为了他,我愿意放弃一切,毕忠良叹了口气说,救我是救不了了,但我允许你去看看他,陈深一听,眼里闪耀着光辉,说,我马上去准备,说完,便跑了出去

苏三省刚好路过,看见陈深跑过来,眼眶红红的,刚想打个招呼,陈深就跑了,看到刘二宝,问,陈队长怎么了?刘二宝说,不知道,刚刚和处座谈了一会儿就这样了,苏三省点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

这时的陈深,正在定西装,老板,你说我去见一个比自己还重要的人,穿什么好看?老板说,像陈队长这种人,穿什么都好看,我认为,纯黑色适合你,陈深勾了勾嘴角,说,他会喜欢的,今天能完工吗?老板说,既然陈队长开口了,我现在就帮你做,陈深露出招牌笑容,说,谢谢老板,我晚上来拿吧,老板回应道,好嘞!

陈深走到门口,向四周围看了看,走向了旁边的一间花店,陈深挑了一枝玫瑰,仔细的放好

第二天
陈深穿好西装,整理了一下领带,把玫瑰花放进衣服的口袋,然后走进唐山海以前的办公室,挑了一瓶威士忌,拿了一包雪茄和剃头的工具就走了,在别人眼里,陈深就好像去参加婚礼一样,异常隆重

打开牢门,陈深走到唐山海面前,放下威士忌和雪茄,唐山海开口说话了,我知道你回来的,陈深不语,自顾自说,先生,需要理发吗?唐山海笑,说,谢谢你给我带酒来,陈深说,酒不是我买的,是从你办公室随便拎了一瓶

行刑的日子定了吗?唐山海问陈深,陈深凑过去,在唐山海的耳边说,明天。好,这是唐山海的回答,唐山海用温柔的眼光看着陈深说,我把我认识他以来所有的细节都回忆了一遍,我刚想完,他就进来了,我感觉我这辈子圆满了,你懂这种感觉吗?陈深用手绕着唐山海的头发,一点一点地剪,明白,谢谢你,其实你可以选择活下来,唐山海摇了摇头,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选择,眼泪从唐山海的眼里流出来,唐山海解释道,沙眼,老毛病了,陈深剪完头发了,拍了拍唐山海的肩头……

你后悔吗?

我现在什么都不欠你的

还博了你一声谢谢

我有什么可后悔的

陈深突然走到唐山海前面拿出玫瑰花,望着唐山海的眼睛,问,你喜欢吗?唐山海没有拒绝,说,喜欢,那就好,陈深深吸一口气,拿出一个戒指盒,从里面拿出一对戒指,一个写着陈深,一个写着唐山海,陈深把刻有陈深的戒指戴在唐山海的手上,自己戴上另一个,如同看一件珍宝般,像一个使者,亲吻唐山海的手背,唐山海看着陈深认真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那是幸福的笑,陈深也笑了,就好像眼里只有唐山海,其他什么都容不下了

陈深吻上唐山海的唇,模糊不清的说了句,我爱你

唐山海回吻他,也说了句,我爱你

突然陈深在唐山海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唐山海就一个劲的笑

他们并不知道,毕忠良在外面看的清清楚楚,他们的爱仿佛跨越了千年,他们熟悉对方,信任对方……

守你千年,只为你一笑

————————————————————我是分界线——————————————————

糖堆和陈怼说了什么?

陈怼说,天逸哥哥,我要吃糖

糖堆说,小凡,你别胡闹

毕忠良说,雾草,二宝,我的墨镜呢?快给我

深海 打赌???

苏三省认为唐山海和以前一样,目中无人……

苏三省认为陈深和以前一样,花天酒地……

鬼知道今天……(苏三省是这样认为的)

毕忠良郑重的说,明天是李默群的庆功会,陈深,你可要好好表现,陈深喝一口格瓦斯打趣道,能不去吗?毕忠良看了一眼陈深,小声地说,唐山海也去,陈深一听,眼睛里满满都是想念,他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说,我去,只有毕忠良知道,自己的兄弟陈深对唐山海的感情,可又无能为力

毕忠良看着陈深的眼睛,吸一口烟,说,我和你嫂子晚点过去,你自己表现,陈深不耐烦的说,知道啦,语气轻快,好像刚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眼睛闪过一丝狡黠,说,最近手头有点紧,老毕,你知道的,毕忠良想怒又不怒,说,你少去点米高梅,给我找个女的娶了去,免得我和你嫂子整天担心,毕忠良一边抱怨一边拿出两条小黄鱼,递给陈深,陈深看了看小黄鱼,说,这也太少了,毕忠良一听,火了,你要不要,不要就还给我,陈深见好就收,说,要,要,要,毕忠良看着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说了句,你个小赤佬

宴会上

陈深没有去找唐山海,虽然徐碧城不在,他选择和扁头他们在一旁打牌,扁头打了个响指,说,头儿,不如我们打个赌吧?陈深摆了摆手说,不要,一分队的人起哄道,头儿,你是不是不敢,陈深一看这架势,哟,来就来,赌什么,扁头四处看了看,说,赌唐队长会不会过来找你,我赌会,陈深眼神黯了黯,我赌不会

另一边的唐山海正在打电话,碧城,你到了吗?电话那头的徐碧城说,还有十分钟,你再等等,唐山海笑着说,好,再见,说完,回头看了看陈深,两人目光相遇,都笑了起来,目光又同时离开,唐山海继续喝着红酒,扁头走过来,打了个招呼,唐队长好,唐山海有些惊讶,好,请问是陈队长叫你过来的吗?扁头回头看陈深,陈深一脸焦急,说,不是,我想和唐队长打个赌,唐山海有些好奇,什么赌,扁头低下头想了一会儿,抬头说,赌唐太太什么时候到,唐山海笑,说,好,十分钟,扁头却说,十五分钟

唐山海想,碧城还没来,不如去找陈深聊聊天,唐山海向陈深走过去,说,陈队长,你躲什么,陈深苦涩的说,哪有,唐队长过得还好吗?唐山海说,还好,只不过少了个很谈的来的朋友,觉得有点不高兴,陈深知道他是在说自己,有些激动,微红的耳朵没有逃过唐山海的眼睛,反成了唐山海调戏陈深的借口,陈队长的脸为什么这么红?陈深反调戏回去,那唐队长知道我为什么脸红吗?唐山海感觉到热乎乎的气喷到自己脸上,毛毛的,是格瓦斯的味道,陈深的味道,唐山海的脸马上就红了

陈深说,唐队长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唐山海红着脸说,我、我喝多了,陈深靠近他说,是吗?唐队长脸红起来真是可爱呢,陈某都心动了,唐山海推开陈深,落荒而逃

陈深看着他,笑了笑,心想,山海,你真是可爱,想到这里,陈深不禁笑出了声音,换来唐山海瞪过来的白眼

最终,陈深打赌输了,唐山海打赌也输了,扁头要唐山海跳探戈,陈深法式舌吻

唐山海走到陈深旁边,说,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陈深把手搭上去,微笑着回答,可以

当毕忠良和徐碧城他们来到的时候是这样的一副场景,唐山海拉着陈深的手跳着探戈,唐山海跳男步,陈深跳女步,跳完后他们还鞠了躬,掌声马上响起

毕忠良刚刚准备鼓掌就看到陈深把唐山海摁在墙上,陈深的脸靠近唐山海的脸,亲上他的唇,毕忠良的手僵住了

陈深觉得唐山海的嘴软软的,像果冻,舌头伸进去,舔过唐山海的每一颗牙齿……

苏三省和李默群表示我为什么有一种自己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__________完结___________

逸真 他、来自深海

来源于 薛之谦 的 传说(传说是一首歌)

在大海边,满天繁星,却如此凄凉,一个少年抱着一片鱼鳞,默默地哭泣

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少年和自己的爱人一起,来到海边,他们笑的很开心,可好景不长,海神喜欢上了少年的爱人,把他带回海底神殿,少年不敢相信,却又无能为力,又不肯离去,只是天天在海边等,等着自己喜欢的人回来

海神天天给那个少年(少年的爱人)好吃的好喝的,期待着少年会爱上自己

人类无法在海底生活,少年化作海妖,少年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人类,可还是爱着岸上的人,岸上的人好像不知道,天天等,期待着他的归来

海神发现少年还是忘不了岸上的人,想痛下杀手,少年说,你若是杀了他,我也不活了,海神只好作罢

海神不愿放少年,把少年囚禁在一个岛上,等着他回心转意,又说,你若敢离开小岛一步,我就让你化成泡沫,少年知道自己一走就可能再也回不去了,便苦苦哀求海神让他再看他一眼,海神看他怎么可怜,便让他出去了

(岸上的少年)少年躲在一个山洞里,饿得睡着了,他听见有人在叫自己,醒醒,醒醒,我回来了,他睁开眼睛,是你,你回来了,(被抓去的少年)少年说,我只能待一会儿,一会儿就走,我不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少年说着,流下了眼泪

(岸上的少年)少年说,不要,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他已经哭得满脸都是泪痕,(被抓去的少年)少年抑制住自己的眼泪说,我早已不是人类,一会儿,我会回到岛上,你,忘了我吧

少年说完,抱了抱他,拔下自己手上的鳞片留给少年(岸上的少年),转身离去

换个视角

(你是岸上的少年,他是被抓走的少年)

你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等,路过的人都劝你回去,你为何如此执意

直到一天,你感动了天神,天神问你,为什么,你回答,我爱他

天神又问,你可否愿意放弃自己的双手,换见他一面

你立马回答,我愿意

天神说,我取走你的双手,赐于你双翼,你飞过海,便可见他一面,现在暴风雨即将来临,你明天出发吧

你拒绝了天神,飞到海上

为了见他,你什么都愿意吗?

天神看着你的背影,摇摇头,走了

你即将飞到岛上,你早已筋疲力尽

他回头,看到你的那一瞬间,他、哭了

你惊喜若狂

天空爆出一道天雷,朝你劈去

天雷劈中了你的翅膀

你躲闪不开,在空中,你如同折翼的天使

他扑过来……

两人相拥

他化成了美丽的泡沫

你化成了冰冷的海水


————————————分界线————————————

“你知道吗?我告诉你,现任羽皇没有翼孔”

“什么!怎么会这样?”

一个少年打断他们的话

“闭嘴!不许这样说殿下!”

“你谁啊!”

“我是南羽都第一机关师——羽还真!”

双若 可怕的惊喜?

今天是陈若轩的生日,张若昀准备了一份大礼给他

陈若轩:“昀哥~今天我生日,你送什么给我?”✪ω✪

张若昀:“走开走开,礼物给你了还算什么惊喜”(눈_눈)

陈若轩:“畅哥~你送什么?”

刘畅:“你看~这是什么?(「・ω・)「自助餐门票x2”

陈若轩:“(激动得一把抱住刘畅)你太好了~(^з^)~♡”

张若昀:“哼~”

刘畅:“你生日,你做主”

晚上

陈若轩:“张若昀呢?”

刘畅:“不知道,他说去拿惊喜”

路人甲:“把眼睛蒙上”

刘畅/陈若轩:“哦”

蒙上眼睛后,一路走

路人甲:“可以摘下了”

一片漆黑

陈若轩:“这是哪里?”

刘畅:“不知道”

突然,背后发出声音

陈若轩:“是你吗?刘畅?”

刘畅:“不是我”

两人回头

一个鬼,脑袋光秃秃的,头发是漆黑的颜色,它抬起头,那是一张怎么样的脸?应该长着眼睛的地方是两个血红的深洞……

陈若轩:“啊啊啊啊”

“鬼”: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咦?是张若昀的声音

陈若轩:“张若昀!!你给我去死吧!!”

“啊啊啊啊!我的腰”




刘畅:可怜的张若昀

张若昀:滚!嘶,我的腰啊

陈若轩:谁让你吓我

关晓彤:我错过了什么